• 公告

ltcoreth

外汇返佣 柚子返佣网 2021/9/21 12:41:18 62次浏览 0个评论
ltc or eth


经济数据从长期来看, 经济理论可能会牵动 货币的走势,但从短期、日间或周间来看,经济数据的 影响更为显著。


  人们常说,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其实是 国家,他们的货币实质上就是该国的股票。


  经济数据,比如最新的国内 生产总值(GDP)数据,通常被认为 就像公司最新的盈利数据。


  就像财经新闻和时事会影响一家公司的股价一样,关于 一个国家的新闻和 信息也会对该国货币的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利率、通货膨胀、失业率、 消费者信心、GDP、政治稳定等方面的变化,都可能导致极其巨大的收益/损失,这取决于公告的性质和该国的现状。


  路透分析师MikeDolan周二(4月20日)指出,难以驾驭的地缘政治并不总是会影响 全球 市场,但2021年的夏天可能会让我们一窥其究竟会在哪些地方以及如何影响全球市场。


  随着 拜登总统 领导的新一届 美国政府坚定其外交政策重点,本月美国与其最强大的对手—— 中国俄罗斯甚至 伊朗_的紧张关系升级。


  对许多投资者来说,可以预见 的是,围绕乌克兰东部以及伊朗重启 铀浓缩等热点问题的尖锐好战言论,是对华盛顿勇气的考验。


  如果拜登的野心是集结以往被忽视的西方领导的联盟,在民主和人权问题上加大施压力度,俄罗斯和其盟友显然会一致认为这威胁到他们的制度,并且明显会披挂上阵进行强力反击。


  周四提出了一项保护 新冠 疫苗知识产权的折中方案,即私营公司与有需求的国家签订许可协议,以分享在发展中国家生产疫苗时所需的部分、而非全部知识和设计 专利


  欧盟领导人周五将开会讨论。


  另外,正面临 豁免专利保护压力的BioNTechSE和 辉瑞公司上调了 产量 目标,今年新冠疫苗产能将达到30亿剂。


  它们预测豁免专利中短期无助增产。


  BioNTech 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2022年,该公司和辉瑞将把产量增加到至多30亿剂。


  尽管生产目标并不等同于订单数量,但这个产量目标已经比不到六个月前的水平增加了一倍以上。


  随着市场对mRNA新冠疫苗的需求激增,辉瑞和BioNTech数度提高生产目标。


  两家公司在3月表示,今年新冠疫苗产量将达到25亿剂。


    推出人民币 外汇期货交易正当其时  随着 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程度提高,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国内现已推出了除期货之外的基础外汇 衍生品工具,包括远期、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


    其实,1992年6月,我国曾在上海外汇调剂中心推出了外汇 期货交易试点,央行还于1993年颁布了《外汇期货业务管理试行办法》。


  但因当时人民币官方汇率与外汇调剂市场汇率并存,外汇期货价格难以反映汇率变动的预期,加之人民币可兑换程度较低、外汇交易限制较多(1994年汇率并轨时才实现人民币经常项目有条件可兑换),市场交投长期较为清淡。


  1996年3月,央行、外汇局在清理非法外汇按金交易的过程中,废止了前述试点办法。


   引入外汇期货交易依然是中国金融人孜孜以求的梦想。


  2018年,央行、证监会九部委联合印发《“十三五”现代金融体系规划》,提出要丰富外汇市场交易产品,适时推出外汇期货以满足市场主体对交易和避险工具的多样化需求。


  今年“两会”期间,两位证监会前副主席联名提议推出 人民币外汇期货。


  4月初,央行工作论文也建议适时建立人民币外汇期货市场。


    与远期、掉期、期权等场外交易、非标准化合约的外汇衍生品工具相比,外汇期货属于场内交易、标准化合约,具有价格公开、连续,流动性高、信息透明等特点。


  正是因为这些显著的特点,可以帮助我们在更好服务市场主体汇率风险管理的同时,提高监管的效率。


    据说,1997年 对冲基金做空 泰铢,就是押注泰铢遭受攻击后,泰国央行将会加息,根据利率平价,这将导致远期市场上泰铢对美元汇率的贴水扩大。


  于是,对冲基金提前买入美元/泰铢的看涨远期结汇,然后在近端拆入泰铢抛售换成美元,压低泰铢即期汇率,泰铢崩盘后按事前约定的远期汇率卖出美元归还泰铢,进而赚取汇差。


    外汇远期与外汇期权是类似的问题,也是场外交易、非标准合约,监管部门无法及时准确掌握对冲基金的持仓情况。


  1997年7月1日当晚,泰国政府撤换财长和央行行长,次日泰铢失守,引爆东南亚货币危机。


  据传,当时对冲基金的远期合约到期是7月初。


  如果泰国政府再坚守几日,从技术上讲,或可避免泰铢的崩盘。


    由此可见,推出人民币外汇期货交易,或可帮助我们掌握一件应对各种形式的货币攻击的利器,提高开放条件下风险防控和应对能力,更好实施金融安全发展战略。


  其实,最近中资机构在海外衍生品交易巨亏的案例,大多也是发生在期货市场。


  中资机构的仓位都暴露在市场上,一旦做错方向而不及时止损,就有可能被外资机构围猎,损失急剧放大。


    再者,当前人民币升值造成国内出口企业增收不增利的问题引起了全国上下的广泛关注。


  由于中小企业风险中性意识较弱、相关金融服务供给不足(如中小银行大多没有金融衍生品业务资格,也就不能向中小企业提供外汇衍生品交易的服务),更容易暴露在汇率波动的风险之下。


  而外汇期货是匿名的标准化合约,对企业规模没有歧视。


  相反,外汇期货价格由市场决定,公开、连续、透明,可以降低企业的远期套保成本。


  同时,外汇期货又因为其信息透明,也便于监管。


  从这个意义上讲,推出外汇期货也是为中小企业发展纾困的可行之举。


    近年来我国期货市场快速发展,去年成交额达到438万亿元,远超过同期境内外汇市场成交206万亿元的规模。


  据美国期货业协会统计,我国商品期货成交额已连续七年排名世界第一。


  大宗商品价格同样关系千家万户、国计民生。


  这为我们发展境内外汇期货市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况且,外汇期货本身是国际市场成熟产品,境外也已有一些人民币外汇期货交易产品,有现成经验可资借鉴。


    只有外汇市场有足够的深度广度、良好的流动性,才能够更好吸收内外部冲击。


  同时,推出外汇期货可以极大拓展人民币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范围,提高人民币汇率价格发现的透明度,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公信力,这对于中国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都有深远的意义。


  
(0)个小伙伴在吐槽
{音乐代码}